A jei

想看pixiv裡面安蘆的同人文,可是看不懂啦~~(´Д⊂ヽ
一種肉在眼前不能吃的感覺(ヽ´ω`)

2月14日。安×蘆


2月14日。

  今天,校園彌漫著濃濃的煙硝味,每個人都蓄勢待發的等待下課。

  連平常跟隻貓的同學都變成了獅子,用著捕食者的眼神死盯著老師。

  老師上課也上到冒冷汗,今天的課要是遲了一分鐘下課……

  會被殺掉的!!

  『叮咚~叮咚~』下課的鐘聲響起,宛如宣判著戰爭開啟的鳴鼓聲。

  老師轉過身看著全班,推了推眼鏡,深吸一口氣。

  「下課。」

  『碰!咚!啪!』各種桌椅碰撞的吵雜聲響起,教室像被龍捲風掃過那般凌亂。

  今天是情人節,本校有個傳聞,要是第一個親口餵喜歡的人巧克力,就會跟那人在一起長長久久,這是結婚三十年的教務主任曬著戴戒指的手得瑟的說的。

  從此...

2018-02-15

遺。

  #Ajei強勢回歸(自己講

        #文長,慎入

        #私設定有

        #歡迎評論以及分享,勿盜

        平凡的一天,如往常的,蘆屋拿起背包,一邊像自言自語一樣的,跟安倍抱怨著數學課上的考卷題。

      ...

2017-11-26

濕襯衫。安×蘆

人生第一次開車就被狂屏兩次了生氣耶(# ゚Д゚)

有在舊貼文留言的人我都有看到喔(•ө•)♡(•ө•)♡

歡迎再次出沒:D

正文→ 請上車刷卡


這篇算是比較單純了吧?(都被屏兩次是在公三小

總而言之,我寫的也超害羞的,人家第一次嗎~~(扭

留言區歡迎各種形式的回答(18×也可以(你根本只是想吃肉吧!

留言區歡迎老司機駐守d(≧∇≦)b(你就是想吃肉嗎!


小番外:D


「禪子早安,怎麼了嗎?」

蘆屋看著一早來教室找他的禪子微笑的問。

「這個,是你忘在我家的作業簿。」

禪子將本子遞給蘆屋,蘆屋一臉感動的接下。

「太...

2017-08-14

來玩個遊戲吧♪安×蘆



「為什麼班主任又只叫我啊,好想換一個位置。」

放學後的教室,迴盪著訂書機不停歇訂著講義的聲音。

蘆屋鼓著嘴,生氣的唸著。

「偏偏今天聽說是個特別的妖怪,好好奇喔……」

他停下手中的工作,伸了一個懶腰,餘角撇見走廊上,安倍好像剛剛路過。

「安倍先生?」

蘆屋跑向前門,拉開,卻看見走廊空無一人。

「幻覺嗎?」

隔天……

「早安,嗯?安倍先生不在嗎?」走到座位上,蘆屋看到安倍的位置上沒人。

是昨天的工作還沒結束嗎?還是睡掛了?

話說昨天怎麼也聯繫不上安倍先生,到底怎麼回事?

「哈哈,就是這樣囉?」

安倍先生的聲音?!

蘆屋轉回頭,發現安倍先生坐在不知道誰的桌子上,微笑...

2017-08-09

花繪牌金屬探測器。安×蘆

→傲嬌安倍×天然蘆屋

→什麼東西切開來是黑的呢?

「安倍先生!」

猛然的蘆屋拉開教室門,發現他要找的人根本不在,只有伏見他們而已。

「哈哈,小蘆屋,剛剛小安倍從後門走囉,你們在玩躲貓貓嗎?」伏見指著後門說著。

「慢了一步啊……」原本是想問他,他撿到一隻受傷的妖怪,該怎麼辦。

蘆屋頹靡的嘆口氣,一直都擦肩而過。

看著這樣的蘆屋,伏見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一樣,接著突然的『啊』了一聲。

「誒誒,小蘆屋你不是有那個嗶哩嗶哩的金屬探測功能嗎?給小安倍裝上一個不就可以很快找到他嗎?」伏見這麼提議著。

「別在那邊亂出主意啊,伏見。」佐賀說道。

「有道理!」蘆屋突然精神都來了,但又...

2017-08-03

若使花解愁,愁于看花人。安×蘆

毛茸茸:「……」把朕當擺飾啊!!!(掀

End##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嗨嗨,我是Ajei!

在寫這三篇時,我猶豫很久,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用這兩人的內心去寫(看我前幾篇就知道,我注重談話)。

覺得小花繪都不像小花繪了,超怕ooc(好吧,有可能已經了

我一直在想,要寫他們的後續嗎?

就是這篇『若使花解愁,愁于看花人。』其實已經有三種版本,每種版本都破千字,可是遲遲覺得不妥,最後,還是決定,不放了,因為覺得會沒完沒了,甚至走山的機率高。

但是標題的這句話我覺得,還是一定要放放,這樣這首詩才完整。

大家可以去找找標題的題目是什麼(*´...

2017-08-03

期間風雨至,旦夕旋為塵。安×蘆

→安倍心境

→請丟棄以往我寫的安倍

→丟掉!

安倍打開教室的門,發現都沒有人,他決定好好睡一下。

昨天工作一整天,今天又被蘆屋追了一整天,安倍簡直快化成一攤水。

他趴在桌子上,開始準備睡覺。

就在快要睡著時,教室門被打開,毛球的氣息讓安倍知道來者是誰。

蘆屋。

但是,他還是抵不住睡意,閉上了眼。

安倍做了一個夢。

夢中,蘆屋坐在他的眼前,兩隻手各拿一朵花,一朵紅,一朵藍,紅的帶著尖銳的刺,藍的柔軟如水。

一陣強風吹來,要將他手中的花吹走,蘆屋毫不猶豫的放掉了藍花,雙手緊緊護著紅花。

藍花越飛越遠,最後如微塵一樣細小,然後消失。

安倍看著蘆屋,發現他的手都是被紅花的刺劃...

2017-08-01

人壽其滿百,花開唯一春。安×蘆


→蘆屋心境

→請丟棄以往我寫的小花繪

→丟掉!

推開教室門,蘆屋發現他找了整天的人正在教室裡頭他自己的位置上。

大家都走了,幹嘛一個人在裡頭啊?

「安倍先……睡著了?」

蘆屋悄悄地朝趴在桌上的安倍走過去,也叫毛茸茸別出聲。

一走近,蘆屋看著安倍別過去的後腦勺,仔細聽,還能聽到細微的打鼾聲。

睡的很熟呢。

昨天又再忙工作了吧?明明我是奉公人卻都不叫我!

『這點小事我來就好,礙事。』

蘆屋突然想起安倍的這句話,真是過分啊……

蘆屋抬頭看了窗外的晚霞,一陣風突如其來的吹飛了窗廉,薄薄的窗簾隔著蘆屋和安倍,輕柔的飄動著。

蘆屋伸手輕輕觸著窗簾,若有所思的看著。

他和他就像這...

2017-07-30
1 / 5

© A jei | Powered by LOFTER